分卷阅读4

屋外哭闹声似乎高了些,又似乎低了点。

“吱嘎”

房门打开,两兄妹皆全身一绷,紧握的两双手捏得指骨发白,紧张中透出了十分不安。

“是我,丽娘。”

随着一道沧哑女音,一名约莫四十多岁的妇人走进来。

妇人手脚十分麻利,入屋关门十分迅速。待入屋,灯光照清了妇人容貌,柳云婍之不安方松懈。

柳云婍不悦道:“丽娘,我费尽心力将你从长乐宫送进这东宫,为的不是叫萧珩知道你我关系。”

丽娘赔了个礼,道:“女郎放心,王奉仪中毒昏迷,太子一心求解药,顾不得这些。”

柳云婍眼里暗了暗,道:“是吗?那你来为何?”

丽娘道:“太子下令封禁东宫,眼看天将将黑了,可下毒之人尚未查出,大约今夜是回不的家了,丽娘想来问问女郎与公子可要用些什么,丽娘这就去准备。”

“不必,”柳云婍道,“你好生在东宫呆着,不要让太子起疑,以后若我不传唤,不要再见我。”

“是,丽娘这便告退。”

丽娘正退,柳志出声道:“等等,你说下毒之人尚未查出,你可知道太子如何查的?”

丽娘回道:“太子命东宫姬妾皆跪于院中,喂下沾毒吃食,敕令姬妾不说出下毒之人便都给王奉仪陪葬。”

柳志眉头紧拧,又问:“只盘查东宫姬妾?”

丽娘答:“是。”

命丽娘走后,柳云婍两兄妹却是坐不住了。

两人四目相望,终还是开了口。

柳云婍道:“为一个奉仪,竟封禁东宫,哼,萧珩这太子也是坐到头了!”

声音虽低,却满是阴毒恨意。

柳志环顾四周,耳中细听动静,声音压得十分低,道:“慎言,丽娘如此说,却不能不顾及,东宫可不是只有太子。”

“阿兄说的是,可惜今日事败,不知何时才再能有机会了。”

“以后事以后说,且先过今夜吧。”

“是我连累阿兄了,阿兄信我至此,我……”

“你我之间,不必说这些。”

柳志笑了笑,搂紧了紧靠他的、微微发颤的柳云婍。

栖凤阁里。

杨微仍是昏睡,而众人都以为中毒昏迷的王嘉然,在脱杨微衣服。

萧珩走进去的时候,脚硬生生停在了屏风边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王嘉然起身朝萧珩一礼,看了眼杨微道:“殿下,天气热,妾想女郎虽昏睡,但擦一擦换身衣裳身上会舒爽些。”

萧珩目光避开衣裳半遮半露的杨微,转身往外退去。

王嘉然笑了笑,继续给杨微擦身,换衣。

待王嘉然出来,萧珩方入内。

萧珩坐于榻边,看着杨微,手里捏着一支珠钗。

珠钗样式简单,只这颗珍珠浑圆莹润,约莫径长寸许,并非寻常珍珠,乃是贡珠。

贡珠,乃南魏进贡的海珠,海珠深藏海底,因采撷不易十分珍贵,南魏自向大周依附称臣,海珠便都献入大周,故称贡珠,而如此大的贡珠,只会献入宫中。

这是他未来太子妃——姜梓秋失踪那日留在劫持的马车上的。

而萧珩认得这颗贡珠。

得偿所愿有肉殿前欢(云梦天极)|

8106566

新御书屋—]Ηd?τ㈨㈨.Πéτシ

得偿所愿有肉

“大皇兄,你这什么?海珠啊!这么大的海珠可不多见了。”

“海珠乃南魏男子求爱之物,大皇兄你送我吧。”

“既知此物为何意,还要我送你?”

“哎呀,大皇兄我不是这意思。你与表妹已订婚了,我也……”

“有意中人了?”

“嘿嘿…若她…”

“也罢,若你求得佳人,不枉此珠。”

萧珩捏紧了手里的珠钗,闭了闭眼。

他弟弟求的佳人啊。

萧珩捏着珠钗,怔怔看着杨微,杨微姿容不俗,虽说京都不乏才貌双全之女郎,又有艳绝京都有第一美人之称的柳云婍,但杨微并不差,且她整个人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洒脱磊落,同山间清泉清新自然,又如雪山顶峰那抹沐在金色阳光下的雪盖般圣洁,叫人心神向往之。

--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殿前欢